来自 新闻 2017-04-18 16:20 的文章

36岁啃老男尸体现山中 嫌疑人或为父亲与哥哥

36岁啃老男尸体现山中 嫌疑人或为父亲与哥哥
想念儿子时,韦思兰就翻出他们的照片看一看。3月22日下午,春雨滋润着灵山县平南镇大山塘村,67岁的农妇韦思兰弓着背,撑着一把雨伞,小心翼翼地爬上一个土丘。她喘了几口粗气,推开土丘上唯一的一间泥房门,这里是她的家——家里没人,除了一只瘦花猫和一条怯生生的小黄狗。“这是我小儿子,哦,不是,是大儿子。”韦思兰解开床头柜的一个红色袋子,袋子里的存折夹有一张照片。她拿着照片,手在发抖。3个月前,韦思兰的小儿子被人绑住手脚,埋到了后山。而杀害他的嫌疑人,竟是他的父亲和两个哥哥。近日,父子三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。 山中惊现男尸,嫌疑人是至亲三月,大山塘村许多村民已经忙着驱牛犁田,撒播谷子。但坡底有一块稻田没动,还是去年秋收时的样子——水田里被丢弃的秸秆,在春风细雨中慢慢腐烂。田是韦思兰家的,她已经67岁,丧失了劳动力。韦思兰有3个儿子,但现在家里只剩下她。“他们家出事了。”3月22日,将近60岁的谢子和赤着脚,放下手中劳作的簸箕,点燃了烟,和记者聊了起来。谢子和说,3个多月前,大概是1月6日,村里来了很多警车。警察在一处很僻静的叫糯米麓的山岭上刨出一具男尸。死者是韦思兰的三儿子。到了1月15日,韦思兰的丈夫、大儿子与二儿子都被警察带走了,据说父子三人涉嫌故意杀人。 因琐事起口角,小儿子失踪了3月22日下午4时许,在大山塘村后山一片松树林下,韦思兰弯着腰,蹒跚着往家走。她刚去山头祭祖,往年都是儿子去,但今年只剩下她。据韦思兰回忆,去年12月30日,上午9时许,她和三个儿子都在家,小儿子谢某瑞起床后,看到厨房的碗没洗干净,就对她破口大骂,还抓起蒸菜的铁架乱扔。当时,大儿子谢某悟与二儿子谢某林就与谢某瑞吵了起来,谢某瑞扬言要打两个哥哥。韦思兰的丈夫回家后很生气,便与大儿子和二儿子将谢某瑞绑了起来,说要拉出去埋了。“我不让他们这样做,去阻拦,反倒被他们打,还被关进了房间。”韦思兰说,当天中午12时,丈夫和大儿子、二儿子回来了,但没见三儿子。 36岁仍啃老,家里人人嫌弃韦思兰说,小儿子谢某瑞出生于1980年,他小时候很调皮,小学三年级便辍学在家。“他长大后,我们叫他出去打工,他也不去,在家经常恐吓我们。”韦思兰说,家里人都拿小儿子没办法。有一次,她在半夜听到小儿子房间有动静,进去一看,发现他双目翻白,后来才知道他吸了毒。“每次他跟我要钱,我要不给他就打我。”韦思兰说,她被小儿子打过好几次。如果谢某瑞拿不到钱,就会偷,家里的米、村里工程队的铜线等,都被他偷去卖掉过。2015年7月31日,谢某瑞因为患有疾病,被戒毒所提前送回了家。此后,谢某瑞的脾气变得更加暴躁,与家人的争吵也愈加频繁。“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是外人带坏了他。”韦思兰说。村民谢子和说,因为谢某瑞吸毒,没人愿意嫁到韦思兰家,谢某瑞的两个哥哥也对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有意见。3月23日,记者从灵山县公安局了解到,谢某瑞的父亲谢某和两个哥哥谢某林、谢某悟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已经被逮捕,案子将很快就要起诉。灵山县检察院有关负责人表示,暂不便透露具体情况。 关爱吸毒家庭,提供心理援助“悲剧不是一天两天就形成。”3月23日,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冼择认为,一个农村家庭,如果出现一个吸毒人员,会给家庭带来非常大的经济负担。如果吸毒人员无法戒毒,便很容易会滋生家庭矛盾。家庭成员的负面情绪得不到释放,极容易导致行为失控,走向极端。冼择认为,避免出现类似的悲剧,首先,家人应积极鼓励吸毒人员戒毒。同时,政府部门、社工团体等应主动去帮助这样的家庭。他建议,戒毒所干警可以与吸毒人员的家庭形成定点帮扶,政府部门可给一些戒毒人员提供必要的工作岗位,鼓励吸毒人员学会独立。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钦州学院应用心理学专业负责人王素华教授则认为,农村家庭教育同样需要重视。“一般一个家庭有几个小孩,家长很容易溺爱最小的那个,这其实是不对的。”她认为,家长应该规范小孩的行为,培养他们的自立能力,从而增强整个家庭成员抵御危机与困难的能力。(编辑:杨子梦)

  • 上一篇:30多名大学生用QQ群找兼职 交完中介费后被拉黑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